“小美女”敬佳:初中喜欢上台球 杭州璟点大师赛成绩又进一步

杭州,不缺美女!杭州璟点系列赛,也不缺!如果说女子是中式台球亮丽的风景线,那么在那条旖旎的风景线里,敬佳绝对是最令球迷欢喜的一笔。

关于敬佳的年龄,台球圈一直存在误区。1998年,敬佳出生在广州。上天送给她的礼物,是美貌和天赋。敬佳的童年,在颠沛中度过,广州、四川,都是她不长久的家。

“小时候,爸妈在广州工作。小学阶段我在四川广州来回转学”,这段经历让敬佳感受到不同城市的风土人情,也在心里种下了漂泊的种子。

因为长相甜美可爱,敬佳接触到的第一个爱好并不是台球,而是舞蹈。“我在广州上小学时,被老师选上学校舞蹈队,出去巡演过很多次,可惜没有坚持下来”,时过境迁,在台球领域已小有成就的敬佳,亦常常在舞蹈教室翩翩起舞,重温年少的梦。

敬佳与台球的结缘,是从爸爸开球房开始的。“初中时,爸爸在四川开了一家球房,我才慢慢接触台球,喜欢台球”。青春期少女的喜欢,总是勇敢而冲动,拜师、学艺,四川九球一姐的称号,渐渐花落敬佳。

不过,回忆那段经历,敬佳并不快乐。倒不是练球的辛苦让她却步,而是社会的复杂让她难过。2022年,重整旗鼓的敬佳再次拿起九球杆,可惜两年的努力被疫情无情吞噬,无赛可打,是敬佳与所有九球运动员不得不直面的窘况。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中式台球的迅猛发展,给了敬佳大展身手的机会,尤其是璟点中式台球大奖赛、大师赛的出现,让她看见了希望。2022年10月,九球选手敬佳初次涉水中式台球,业内看好之声此起彼伏。

敬佳并未被外界的夸赞声中迷失。她一早发现了自己的问题,“思路有待加强,有时候会很迷,看我打球的关心我的朋友,有时候都看不懂“,不走寻常路的敬佳,总会打出让所有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球局,大局观的缺失,让她自己也很崩溃。

10月,敬佳先后参加了璟点中式台球大奖赛与大师赛。大奖赛,敬佳发挥不佳,64进32阶段双败出局。首战9-5小胜李博后,5-9不敌韩雨,2-9不敌李恒。尤其是与李恒那场,彻底打散了敬佳的信心。“印象最深的就是和李恒,整场比赛他完全压着我打,一点都发挥不出来”,谈及这场比赛,敬佳言谈间仍难掩失望。

好在,接踵而至的大师赛,另一位男子球员宋磊,让敬佳重新看到了自己的实力。”96进48的时候,2-9不敌赵伟掉到败部。和宋磊那场是转折点,开局2-5落后,最后9-6拿下比赛,信心又回来了”,败部第二轮,双赛点9-8险胜宁旭飞,敬佳凭借强大自信成功晋级下一阶段。

64进32双败淘汰赛,敬佳以11-4的比分先后大胜胡钇鸿、王金蕾,士气大增。32进16单败淘汰又被党金虎打回原形,”遇到虎哥,我心里发怵,心态没调整好,虎哥也打的好,死的好快但是信心比大奖赛好多了”。对于32强的战绩,敬佳还算满意。

比赛结束,敬佳的台球时钟,再次上紧发条、“现在每天有六七个小时练球时间,周末会休息一下”,对这位年轻小将而言,台球是有节制的热爱。

值得一提的是,与敬佳在上海对打练习的球手是他的亲弟弟敬一。弟弟的人生较姐姐更有戏剧色彩,“我弟一直都挺有台球天赋的,可是小时候就是不喜欢。10月时他还在上大一,现在休学了,爸爸双手赞成”,我们遇到过许多年少辍学的台球发烧友,大学退学的,敬一当属第一个。

对于弟弟的决定,敬佳不支持也不反对。“我弟20岁,其实我觉得走台球这条路很艰难,现在男子组多卷啊!不过我跟我弟弟现在签了经纪公司,可以学很多东西,其实挺好的”,所有人生都需要慢慢试探,当下热爱,当下就去爱,是敬佳姐弟的一致观点。

男子组愈来愈卷,女子姐却在让后一的规则下,愈发顺风顺水。对于规则,敬佳觉得存在即合理。如果平打女子选手会很难,中式台球女子选手数量相应会减少。通过让后一让女子加入进来,对台球行业是一个好的现象。

关于目标,敬佳说未来规划是坚持走这条路,成绩当然是越往上越好,但希望每场比赛都能好好的打出自己的球,先一步一步来。

最后,和大家互动一下吧。敬佳家里的球房名叫佳一星,你能猜出球房名的由来吗?小提示,球房名是爸爸对子女最深沉的期许,右下角,让我们一起为爱点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