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尔夫球场遭“停批” 为何在禁令下仍能突围

]近日,国家发改委网站发布消息,将取缔66家高尔夫球场。实际上,从2004年“停批”高尔夫球场以来,国家层面类似的禁令已经屡次发布,但十年来,全国高尔夫球场反而急剧增加,这是怎么发生的?

历经几个世纪,高尔夫球在西方已经发展成大众运动,但在进入中国几十年后,它普及率依然很低,也依旧是“贵族运动”的代名词。

高昂的会员制收费,让这项运动和普通人存在天然区隔;政策层面的限制,也让它和政府的关系看上去不容乐观:因为环保、占用耕地等问题,自2004年始,国家层面就多次出台文件,严禁兴建高尔夫球场。如国务院在04年就下发了《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从政策上把高尔夫球场关在了门外,使其成为跟赛马场一样的禁止用地项目。

在2004年以前,国内有多少高尔夫球场呢?按照北京林业大学高尔夫教育与研究中心的调查数字,中国有170座。在04年的禁令出台后,到2014年这10年间,国内的高尔夫球场暴增了500家。似乎国务院出台的不是禁令,而是鼓励政策。

在某些城市,甚至出现了高尔夫球场“围城”的现象。有人说:“如果你通过谷歌地图扫描北京,定会惊讶于芝麻般大小的色块,密集环抱着我们的首都。这次不是垃圾围城,而是高尔夫球场。”

这些高尔夫球场占了多大的面积?按照18洞标准球场的面积(1500亩)算,19个高尔夫球场总面积就相当于一个宣武区原城区的占地。目前普遍认为,北京及周边合法、非法的高尔夫球场(包括练习场)已经有200座,数量位居全国第一。

据业内人士透露,在中国赢利的高尔夫球场比例惊人的低,只有不到30%。同时,政策也不支持再兴建,那是什么动力推动商人投资高尔夫球场呢?

最近,《2014年中国高尔夫行业报告》发布,这份报告的数据显示,国内高尔夫球场增速最快的阶段,发生在2003至2013年间,年均增长10.3%。而在03年前,一直是5%以下的个位数增幅,甚至是持平。

对时间点敏感的人可能会联想到,2003至2013年,恰好是国内房地产发展的黄金十年。2013年年底,各大一线城市才相继推出楼市调控政策。那么,这种增长趋势的吻合,有没有可能只是巧合呢?

《2014年中国高尔夫行业报告》选取了国内高尔夫球场主要分布地(共11个省份、直辖市),来分析这些省份在2002至2014年建设的高尔夫球场,有无配套的房地产项目。数据显示,这11个省份,平均70%的高尔夫球场,在其球场内均有插足房地产项目。其中云南、海南的比例高达90%和83.3%,北京、上海这两个城市的比例也高达70.6%和73.7%。

高尔夫球场的建设,需要国家发改委等部委审批,但从04年国务院出台禁令后,部委便再无审批过一家高尔夫球场;而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45条规定,征用基本农田外的耕地超过35公顷,征用其他土地超过70公顷的,均须报经国务院审批。

显然,任何一个高尔夫球场的占地面积都突破了这条红线,而且如此广阔的场地,想要瞒天过海也不可能,那这些04年之后兴建的高尔夫球场,走的都是什么门路呢?

据国土资源部披露,这些高尔夫球场都是打着体育公园、生态园、旅游度假村的旗号进行报批,而这些申请,镇一级的政府即有审批权。按照业内人士的说法,“没有地方政府的默许甚至支持,谁敢在禁令之下大模大样地盖高尔夫球场。”

根据澎湃新闻的报道,2013年,出席第7届高尔夫国际论坛的美国房地产巨头大卫希莱纳就此做过专题演讲,“因为高尔夫的促进,配套的房地产价值可以上扬30%。”说得更直接一点,一个面积3600亩的项目,抛却高尔夫球场建造用地,其中尚有1000亩可用于建造别墅,别墅数量可以达到300幢,开放商完全能够以高尔夫之名,行圈地卖房之实。

另外,对于房地产开发商而言,最大的成本在于拿地价格。据国土资源部官员披露,很多国内的高尔夫球场,都是用农业项目或其他名目低价获取土地资源,大大节省了开发商的成本。比如全国唯一一个位于沿海地区的国家级贫困县海南陵水,根据其《陵水海滨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用地规划图(2005-2020)》,在规划建设中的高尔夫球场共有9个,而与此相对应的,恰是该县不断被媒体曝光的低价征地、强行拆迁等行为。

目前谈到高尔夫球场,各部委绷得最紧的一根绳就是“侵占耕地”。这背后,是“耕地红线亿亩”不可动的思维。其实,关于耕地红线,并不是没有争议。并且,这也非无解题,即使我们充分认同耕地红线,也有一些高尔夫球场是建设在城市滩涂、荒地上的,并不一定存在占用耕地的情况。

另外,很多媒体特别喜欢批评高尔夫球场浪费水资源的问题,如“小部分人的奢侈型水消费挤占大众的水资源”,指向的是北京高尔夫球场年均耗水量高达4000多万立方米的问题。

水资源缺乏,不是靠取缔球场可以解决,而完全可以通过大幅提高收费来达到限制的效果。当水能带来的价值足够高,在任何地方都不会存在缺水的问题,总有水资源富裕的地方愿意提供给你,并且还有很多水资源的循环处理使用技术在不断成熟。

看一个悲惨的故事。2009年,贵阳农民滕彩荣在自家农地被强制征用建高尔夫球场后,不满意低价补偿,遂每天来到“故土”周围捡拾被打飞出来的高尔夫球,在搜集了一麻袋,准备卖给高尔夫球场后,被控“盗窃罪”。虽然经过多次审理,他终于被宣布无罪,可是距离他失去自由已经401天。他的感慨是“富人的东西,穷人不要碰,碰也碰不起。”

滕彩荣算是看清了世道,但我们却有两个问题不得不问。其一,各级政府违规审批高尔夫球场,背后的贪腐问题是不是该查一查了?目前在公开报道中,还尚未看见因此落马的官员;其二,当初为了建设高尔夫球场而低价征地甚至强拆,现在用商业地产攫取巨大不当财富被媒体曝光后,对那些失地农民的经济补偿,是不是也该进行了?

高尔夫球没有原罪,其对环保的威胁也不一定那么严重,但其涉及的商人和官员、土地和房地产之间的暧昧关系,倒真是不能不治。

巴西里约市长为风波中的奥运高尔夫球场揭幕2015.03.2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