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城“毽客江湖”中的乐活人生

夜幕降临,-20℃的气温中,他们抬腿、钩脚、扣毽、顶毽,五彩斑斓的毽子在空中翻飞……在香坊区尚志公园,一块小小的公共运动场地激发了群众街头健身的活力。人们对踢毽子都不陌生,见过专业踢毽子场地的人却不多。尚志公园这处踢毽子场地,是哈市唯一的室外毽球场地。这里是冰城“毽客”们论“毽”的欢乐场,也“毽证”了一群哈尔滨人户外健身的乐活人生。

眼下是深冷期,哈尔滨的夜晚寒冷,户外行人稀少。在尚志公园,踢毽子场地里的人群,与周围的冷清形成鲜明对比。绿色的运动地板,红色的外延边界,中间还有一人多高的球网,场地上空四五盏高亮度的柱灯,让整个场地即使在晚上也非常明亮。这里人头攒动,参与者活力十足。

“踢毽子比赛场地的大小和羽毛球场基本一致,长约11.8米、宽约6米。”尚志公园服务中心主任高广文告诉记者,这个场地完全是按照国家正规比赛场画的标线、设的球网。

记者注意到,专业踢毽子比赛的规则,与羽毛球和排球比赛差不多,一般是3对3,攻防上讲究团队配合。在队友配合下,“毽客”高手经常高高抬腿,上演类似羽毛球或排球扣杀的精彩瞬间。

“大家有一个微信群,每天下午在群里报名接龙相约,晚饭后到这里分组比赛。”今年55岁的高禧卫是哈尔滨市毽球协会副会长,也是尚志公园众多“毽客”们的“带头大哥”。

他告诉记者,经常来尚志公园踢毽子的人有二三百之多。从十七八岁的学生至七十多岁的老人,尤以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最多。这其中不乏“毽客江湖”中的绝顶高手,圈子里闻名的小瑶、大军,完全有实力参加专业比赛,而绝大多数中老年“毽客”都是以健身为目的的爱好者。

由于众人在实力、年龄和体力方面存在差异,因此,为了确保各个参赛小组实力相对均衡,常来公园玩的“毽客”们会根据平时比赛的表现,用ABC为每个常来公园的“毽客”分等级。A类代表实力最高的一等,以此类推,在分组比赛时候,三人一组,A类选手分别带领B类、C类选手上阵。这样就避免了实力过于悬殊,让不同水平、年龄、体能的爱好者都能玩得开心尽兴。

“以前别说专业场地,找一块适合的空地都不容易。”高禧卫回忆,他们一帮人曾在中山路省医院的二环桥下踢过,但是,由于晚上光线不行,街头也不安全,就撤离了。后来到尚志公园在羽毛球场、广场空地上踢,但公园里打羽毛球、散步健身的人很多,只能赶在人少的时候玩。

2021年中旬,尚志公园在公园靠近司徒街的一侧建了一块踢毽子的专用场地。考虑到大多数人都是晚饭后过来运动,园方在场内安装了专业的照明设备。

“设立毽球场地,解决了市民踢毽子的场地问题,也避免了与散步、打太极、打羽毛球等不同人群运动时相互干扰的问题,让健身环境更协调有序。”高广文说。

去年10月份左右,一位爱心市民出资在这块毽球场地上铺设了专业的防滑、防摔、阻燃运动地板。至此,冰城唯一的室外毽球专业场地正式诞生。

“我母亲是公园的退休员工,我小时候就在公园长大,对这里很有感情,希望更多的人在这里找到自己的乐趣。”这位不愿意具名的爱心市民向记者道出了自己捐建的初衷。

家住道里区的林楠告诉记者,以前都是在自家附近的公园里踢,听说这里有专业场地,特地坐公交车过来玩。如今,像林楠这样的跨区发烧友越来越多。

众人十分珍惜这样一处专业场地。一种良性的场地治理循环由此开始运转。每天比赛结束后,都会有几名“毽客”留下来负责打扫卫生。“现在这里就像是我们的家一样,感谢公园管理者和爱心人士。”他们告诉记者,每个使用这片场地的人有义务做好力所能及的事情,把这里的环境维护好。

踢毽子作为一项运动,起源于我国汉代,盛行于六朝、隋、唐。1961年,在一部名为《飞毽》的电影里,详细介绍了踢毽子运动的历史和踢法,推动了其发展。此后,天津、上海、保定、哈尔滨等地踢毽子的人越来越多。

今年53岁的老李就是一位“毽客”高手。几年前,他被查出“三高”,医生让他吃药的同时进行适量运动,控制体重。于是,他每天都会在自家附近的尚志公园散步。一个人活动很枯燥,冬季又冷,偶然间看到公园里踢毽子的人就加入了其中。几年下来,老李的“三高”控制得很好,还瘦了20多斤。

老李的“入圈”经历,与很多冰城“毽客”相似。记者调查发现,踢毽子在哈市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有资料显示,1982年,哈市一三六中学一名女生用1小时28分,以5684个的成绩获得全市中小学生踢毽子比赛双脚踢(盘踢)第一名。

目前,加入哈尔滨市毽球协会的市民已达1000多人,而未加入协会的爱好者更是不计其数。为啥爱踢毽子的哈尔滨人越来越多?哈尔滨市毽球协会副会长高禧卫表示,与羽毛球、乒乓球、篮球等运动相比,踢毽子更适合冬季气候寒冷的哈尔滨——它既能全身运动又不会冻手,运动起来更能驱散严寒;而且,踢毽子比赛有一定的对抗性,但其强度又比各种球类要低,适合绝大多数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