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战略能力与大国博弈(3)

还有有一个穷国,它没有伊拉克富,那就是朝鲜;它有一个领导人,也没有萨达姆那么有钱,他就是金正日。美国也说金正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他干脆进行核实验,明爆一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美国反说它无意打击北朝鲜,还给金正日不少钱花。这就是美国,它只认打不败的汉子,因为美国就是与欧洲英法战斗出来的。英国人懂这个,美国人也懂这个,文明不是靠西服领带,而是靠枪杆子干出来的。所以说,国际政治其实是很俗的事,政治讲的是很具体的利益。

金正日的核实验对中国和东亚并非全是不利。原因在哪里呢?你看中国的地缘政治,其特点呈“螃蟹”状。东北有朝鲜给我们护着,东南有印支半岛给我们挡着,唇亡齿寒。因此,这两个臂膀必须硬。朝鲜核武器首先对日本有威胁, 9月9日朝鲜核实验,9月11日日本地震。我注意到巴基斯坦核实验后,阿富汗就地震了,后来日本又地震了。朝鲜核实验,影响最直接的日本。日本战略呈鳄鱼状,首部向南,台湾为前冲,琉球群岛是颈椎,日本岛是身子,千岛群岛是它的尾巴。目前日本的地缘政治极脆弱,北方四岛是俄罗斯踩着的,它只有一个身子,颈椎被美国掐着,中国台湾现在尽管还不在大陆手里,理论上也不是日本的。日本想要,但是要不到。在这种情况下,再加上朝鲜的核力量,日本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中国的国家战略能力在提高,俄罗斯的国家战略能力也在提高。普京现在铁腕治国,强力发展海军,恢复过去的核武器建设。俄罗斯大使馆曾有一位工作人员被害,普京就下令克格勃追杀,有点像犹太人追杀希特勒余孽的味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中国在十六大以后,中国形势发生了大变化,理论完全是个崭新的理论。提出,要用全球战略眼光来看待世界问题和国内问题,这是全球战略视野,我们不仅要胸怀祖国,也要胸怀世界,中国的发展已经成为世界发展的一部分。国际国内两种资源,两种市场,要里外互动。我们也要走向世界,因为世界上有不少中国公民在为国家做贡献。我们未来的军人看世界应该多看看世界地图了,得看巴拿马海峡、红海、马六甲海峡、中东,得这么看问题,把国际问题处理好,国内问题也就解决了一半。西方都是这么处理问题的。今天我们也意识到这一点,这是由于中国人的生活已与世界发生了日益密切的联系。正如孩子出省上大学,母亲就关心孩子所在省的天气预报一样,我们的商人走到外面,我们就得关注世界的情况。现在我们的商人在外面赚钱了,但是保不住。曾有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说,我们的商人在外面一人一年要损失许多钱。原因在哪呢?我们没有军事力量在外面,有的中国商人受当地人欺负,我们海军也过不去。中,你放两艘航母看看,干嘛来了?接我“闺女”回家。闺女挨打,都是娘家不行。我们的经济利益早已与海外形成紧密的联系,但当中国人在国外挣钱多到了一定的程度,那人家就不那么客气了,有可能还要动刀子。至于借口,何患无辞,都不用国家出面。从这个意义上说,国家战略能力还包含世界治理的能力。在这方面,中国人的认识仍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变化更大的是,我们的国家现在越来越重视海外工作人员了。国家领导人出国重视海外华人的生活工作情况;如果有人出事,外交部必须尽快赶到。这是因为在海外的中国人是开拓海外市场和海外资源的前锋,中国经济的一半几乎要靠海外拉动。现在的问题是这些海外工作人员的生命光靠外交使馆是不行的。现在我们在世界主要国家都办了孔子学院,传播中国优秀文化,这是多大的事情啊!今天我们已能感受到了未来中国的蓝图。到我们孩子、孙子那一代,中国就大进步了。

我们看看人的身体,人的身体包括肌肉和神经,如将神经比作文化团体,肌肉比作我们的商人,如骨头跟不上就不行。世界就是这样,有硬家伙的动物才能存活下来,地面上没有多少软体动物,软体动物多像泥鳅一样钻到土和水里去。中国是大国,钻不下去。小国能钻,可我们钻不了。大国就有大国的特点,它不能软,但也不能过度扩张。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人不能靠“账房”来解决发财问题,更不能靠“票房”解决。要靠国家战略,要靠国家战略能力的提高。选票是小账,如靠选票就能解决国家统一问题,还要军队、警察、监狱干什么?我们要传递给世界的信息是,中国并不只有大红灯笼红裙子,中国还有强大的人民海军。要建立平等待我的国际规则,仅靠嘴皮子是拿不下来的。

2006年12月27日,中央、国家主席、主席在会见海军第十次党代会代表时强调,努力锻造一支与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要求相适应的强大的人民海军。听到这个消息,我体会到了杜甫先生“漫卷诗书喜若狂”的心情。我们的海军正在崛起,我认为还要快速崛起。海军的任务太重了,东海问题本质上是海军问题,敢在台湾叫嚣,要搞所谓的“法理”,就是因为我们的海军过不去。你看怎么解决北平问题,淮海战役、平津战役打完了,傅作义除了投降你还能干什么?“怀柔”政策,对分子就应当是放在中国海军的“怀里”使劲揉的政策,一直揉到他们交械为止。分子嚣张,如我们的海军能到台湾以东转一转,情况就不一样了。我主张台湾和当年的“北平”一样,其所有的经济成果都要尽可能完整平顺回归祖国。为此应借鉴的“北平方式”,从地区格局入手问题。,贵在谋势。势,局势也。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谋东海者则不足谋台海。

西柏坡精神告诉我们要艰苦奋斗,告诉我们全党、全国人民要团结。我前几天到石家庄看赵州桥,我是带着朝拜的心情去的。赵州桥的建造者李春是个匠人,但他是有功之人。有功劳的人就得拜,“超女”不能拜。一个民族不能靠“超女”崛起,盛世并不因“超女”而出现。杨贵妃就是个大“超女”,结果把李隆基弄到四川去了,安史之乱就出来了。但是,歌还是要唱的,在今天尤其要多唱“雄赴赴、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要唱“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像太阳”,“我们的队伍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我们应该有这个气度,别老是一天到晚总是爱啊爱。要知道,真爱情历来都只给英雄,而不会给无病的人。

一个民族不能失去原始的力量,失去原始的力量就会被人欺负。艺术也是这样。你看汉代的艺术,一块巨石,简单几个线条,浑然一体,大气磅礴,象征那个时代向上的劲头。看看清朝是什么艺术,龙的睫毛都刻出来了,艺术到此,艺术也就死亡了。艺术永远要有大气、要有血气,要有腥气,要有原始野气。你看魏晋南北朝王羲之的字,字体里面透露着中华民族从北到南大迁移中的那种张势。宋、明末期多秀才,诗词多婉约,弄那些不着边的东西,结果国家就被打败了。有几个武人,像岳飞、辛弃疾这样的人,也是无力回天。辛弃疾是军人,不幸却成了词人,好好一个军人打不了仗,逼得人家去填词,尽管词风蒙迈,心却很悲凉。

历史上的大悲剧总会造就大思想。宋代以后中华民族的意识发生了大的变化,不空谈理学了,文人也有社会责任感了。从宋明理学王阳明开始,之后有王夫之、顾炎武、黄宗羲,这些人都带兵打仗。后来就出现了英雄辈出的时代:曾国藩、张之洞、李鸿章,后来的孙中山、蒋介石、等,他们都是中国传统的“经世致用”思想发展的结果。

国家战略能力的成长有一个与财富增长不平衡发展的规律,财富多了,能力下降。富不过三代,为什么?能力下去了。中国的国家战略能力提高与中国近代经历有关。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中国跌到底谷,但天不亡我,欧洲打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欧洲这地方为什么老打世界大战,因为那是个破碎型的地带,力量对等的国家密密地挤在一起,战争不多才是怪事。我们现在有一种理论说国家多,似乎是合力大。其实不对。因为合力是辩证的、矛盾的、对立统一的。真正有力量的国家是拥有洲际主体地缘政治板块的国家。欧洲的破碎型地缘政治特征,给许多其它的国家,尤其是英国和美国提供了机遇。欧洲也有统一的时候,那是古代罗马和查理曼帝国的时候。但是匈奴人打过去后欧洲整体性被摧毁了。说到这,我们还得感谢汉武帝,本来匈奴人往我们这儿走,但汉武帝全力以赴,把匈奴人赶到西边去了。

英美国家的友谊规则是:好朋友,明算账。雅尔塔会议上,斯大林和罗斯福谈出兵打日本,就像是商人谈生意。斯大林说你要我出兵可以,你得给我点什么。罗斯福答应了苏联战后拥有千岛群岛的主权、日本北方四岛的占领权、中国大连旅顺的驻兵权等等条件了,斯大林就出兵了。斯大林打完德国,就开火车把德国的矿产、机器全部拉回去,根本不讲“之乎者也”。太平洋战争中,罗斯福帮英国时也从丘吉尔口袋里掏出太平洋上的十几个岛屿,租期与香港一样也是99年。英美国家办事一点也不含糊: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见兔子不撒鹰。

英国治理世界有一套经验,面对与其作对的大国,就把它肢解;如果肢解不了,就给它培养个对手,让这个对手在另一处受到牵制并削弱英国的敌人。从这种意义上来说,英国能够称霸世界,就是因为西班牙、德国、法国等相互牵制,老打仗。拿破仑是一个地缘政治高手,他明白这一招,如果要打败英国,得给英国培养个敌人,这就是美国。1803年他把路易斯安娜卖给美国,美国一夜之间成了大国。此后,俄国又和英国打仗,俄国被打败了,于是就怀恨在心,要报复英国。于是在美国南北战争时坚决支持北方的林肯,南北战争结束后俄国还把阿拉斯加卖给美国。后来美国就发大了。19世纪80至90年代,美国迅速发展海军。1898年,在这一年之内,美国人拿下了夏威夷、古巴、关岛、菲律宾。一年拿了四个地方。当时欧洲也有“美国威胁”论,能“威胁”欧洲可不是一般国家,结果是美国在骂声中崛起了。现在美国又说“中国威胁”论,这就对了,能威胁美国的也不是一般国家。中国也是在骂声中成长,站起来。

今后我们也要学会老英国的那几招,既要有菩萨心肠,也要有霹雳手段;既是好朋友,也要明算账。谁叫你让我与国际接轨,接了“鬼”,那咱们就“与鬼共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